江政倫醫師-Dr-Cheng-Lun-Chiang-580x582

江政倫 醫師

板橋蒔美院長/北大蒔美主治醫師/三重蒔美主治醫師/汐止蒔美主治醫師/蒔美牙醫集團執行長

「選對植體」是遠離植牙後遺症最重要的一步,從上一篇文章,我們已經可以明白廉價植牙品牌潛在的風險,那麼也許你會問,植牙費用較為相近的高階品牌呢?該怎麼從中挑選呢?在這篇文章裡,我們將繼續帶大家認識全球最受信賴的兩大植牙品牌---士卓曼 (Straumann) 與諾保科 (Nobel Biocare)。

兩者在背景上有許多相似性,皆發源於歐洲(前者來自於瑞士,後者為瑞典),同為歷史上最悠久的植牙品牌,並在植牙史上有許多革命性的研發,對推動整體植牙治療的進展,扮演著功不可沒的角色。發展至今,兩家大廠儼然已成為患者心中高品質植牙品牌的代名詞。

因此,筆者的這篇文章,將透過兩項重要元素「植體材質」與「表面處理技術」的解析,帶大家認識這兩大知名植牙品牌,並說明其植體具備的差異性。讓準備植牙的你,更進一步了解不同植牙品牌植體的品質與效能,以做出合適的治療選擇。

品牌等級排序 (1)

▲圖為 2020 年世界植牙品牌排名, 兩者皆為世界數一數二的植牙品牌大廠。 由於 Nobel 已於 2014年加入美國醫療保險集團 Danaher 平台,故本圖以 Danaher 作為名稱標示。[7]

植牙品牌諾保科 (Nobel Biocare) 有哪些植體特色?植牙費用值不值得?

諾保科 (Nobel Biocare) 的植體材質

在早期,純鈦金屬被公認最合適的植體材質,因為它擁有極佳的生物相容性,植入口腔後不會析出有毒離子或產生排斥性,並具備優越的物理強度和抗腐蝕能力。且相較於多數材質,商用純鈦擁有接近骨頭的低彈性係數,使負荷應力能更平均分佈於骨頭和植體之間,不致產生應力遮蔽,以減緩植體周圍齒槽骨的吸收。因此,一直以來,純鈦在醫療領域被廣泛運用,除了牙科植體,包括外科植入物、心律調節器等皆以純鈦為主要材質。

事實上,商用純鈦雖名為「純」鈦,卻是由 99% 以上的純鈦,以及不到 1% 的其他微量元素所組成。美國材料試驗協會(ASTM) 在 31 種鈦金屬與合金品位中,將一到四號品位定義為商用純鈦,我們談到植體材料時,常說的「一級純鈦」~「四級純鈦」指的就是這個。這四種純鈦具備不同的含氧量,一級純鈦的含氧量最低,約0.18%,而四級鈦最高約0.40%,含氧量的差異會影響抗拉強度的表現,進而影響作為植體材料的合適性。

植體材質的選擇經常是魚與熊掌難以兼得。在四個等級的純鈦中,一級鈦擁有最好的生物相容性,四級鈦最差;然而,四級鈦擁有最高的強度,一級鈦則最弱。權衡各種優劣影響,一般認為商用純鈦中,四級鈦為最好的材質,而幾乎所有的高階植牙品牌皆選用四級鈦,當然也包括了 Nobel Biocare 。而二級鈦,由於強度僅有 340 MPa,基於安全疑慮,始終被排除在高階品牌的生產線之外。

▲四種等級商用純鈦比較表[1]

因此,各大植牙品牌展開創新材質的研發,希望能開創出兼具生物相容性與強度的選項,其中某些合金如「鈦六鋁四釩」合金 (Ti-6Al-4V) 與 「鈦六鋁七鈮」合金(Ti-6Al-7Nb)曾一度脫穎而出。但遺憾的是,兩者的生物相容性不盡理想,釩離子可能引發細胞毒性、鋁離子難以排除與阿茲海默症的關聯,而兩者都有引發組織不良反應的疑慮。基於種種考量,即便這兩種合金能為植體帶來較高的強度,仍被高階品牌所否定[2][3]。

好消息是,在各大植牙品牌的努力下,如今已出現同時兼具更高強度與良好生物相容性的材質,這種高強度材質被命名為「Roxolid®」,是由研發能力著稱的 Straumann 大廠所開發,這部分將於後文詳細說明。而同時,Nobel Biocare 也以冷加工處理法,將四級鈦的強度,從550MPa 拉高到 750MPa ,確立旗下產品的強度高峰。[4]

Nobel Biocare 的表面處理技術

表面功能性處理技術也是各大植牙品牌的研發重點,期許透過改變植體表面的化學性質與型態,調節血清與生物體液吸附於植體表面的能力,進而影響成骨細胞的攀附行為,以獲得更快速而有效的骨整合結果。發展至今,各廠的表面處理技術已相當多元,以前幾大廠來說,至少包括了機械切削、噴砂處理、化學酸蝕、離子佈植、電漿噴塗、陽極處理等處理方式。

Nobel Biocare 以表面處理技術「TiUnite」聞名,這種技術是將純鈦金屬浸潤至電解液中,進行陽極氧化處理,以形成富含磷酸鹽的多孔性氧化鈦薄膜,利用這層粗糙多孔的表面吸引骨細胞貼附。

而TiUltra是目前諾保科最新發表的處理技術 ,本於 TiUnite 的基礎進行改良,強調漸層式特性。採多區域的陽極氧化處理,使表面形貌從支台齒到根尖,呈現不同大小的孔洞分佈與特性。主打 TiUltra 結合更新的支台齒設計(Xeal),以利軟組織整合,使其與贋復物形成屏障,阻擋細菌入侵。

▲TiUltra & Xeal 強調漸層式設計[5]

綜合來說,Straumann 與 Nobel Biocare 的植體表面都可歸為「內蝕消減處理法」的範疇,意即以蝕刻或內蝕孔洞化的方式創造理想表面,只是它們分屬不同的處理法細項,並朝不同的主要發展目標前進。(如下表)

▲「內蝕消減處理法」又可細分為多種處理方式。Straumann 與 Nobel Biocare 分屬其中兩端,並將專屬的技術類別各自發展到極致,為產品帶來更好的效能。[6] 這些高階植牙品牌,在植體的材質與表面處理上投入大量的研發人力與資金,以有效預防植牙後遺症,品質及安全性與中低階品牌拉出差距,植牙費用自然也會有所差別。

植牙品牌士卓曼 (Straumann) 有哪些植體特色?植牙費用值不值得?

Straumann 高強度植體的發明

一直以來,雖然商用純被視為最好的植體材質,然而在某些情況下,它的機械強度卻是不足的。例如:當患者齒槽脊嚴重萎縮或近遠心缺牙空間塌陷,理論上以小直徑的植體介入是較合適的治療選項,卻因為小直徑的鈦植體強度不足,而不適合採用。使患者必須經歷較複雜的補骨手術,導致創傷增加,植牙費用提高,並延長整體療程時間。因此,牙醫界一直企盼新的材質能夠出現,而各大植牙品牌也爭相投入新材質的研發。

2009 年,產業間終於傳出好消息。Straumann 領先各大植牙品牌,率先開發出高強度材質的新產品。一種新科技的鈦鋯合金植體,擁有 85% 的鈦與15% 的鋯,並將這種專利植牙材質命名為「Roxolid®」。

Roxolid® 不但擁有絕佳的骨整合能力,並展現出前所未有的抗拉強度與疲勞強度。一般的四級鈦可達到 550MPa 的強度,而士卓曼 (Straumann) 的四級鈦則可達到稍高的 825 MPa,但 Roxolid® 突破歷來純鈦的極限,將強度拉高至 1000 MPa水平。

植牙品牌比較:Straumann與諾保科差異? (4)

▲ 商用純鈦與Roxolid®的強度比較

高強度材質的發明為植牙治療帶來了諸多正面的影響。首先,雖然人工植牙的成功率很高,但植體失敗的情形仍時有所聞,而其中常見的原因,就是植體的疲勞性斷裂,發生率約有0.6%,為植牙晚期失敗的主因[7],Straumann 的 Roxolid® 高強度材質降低了植體失敗的發生率,即便是直徑僅有∅ 3.3 mm 的小植體,依舊表現良好,植體斷裂的累積發生率僅有 0.04%。[8]

此外,高強度材質 Roxolid® 讓長度更短、直徑更小的植體(長度 ≤ 6 mm ,直徑∅ ≤ 3.3 mm),能達到更強的穩定性,使醫師在臨床治療上能更彈性的擬定治療方,同時拓展了植牙治療的適應症。

其中,齒間空隙較小,無法使用常規植體的患者,因此獲得較合適的治療選項,並讓使許多骨質與骨量條件較差的患者如:老年人或健康受損者,也能透過 Straumann® BLX 植體系統,以減少補骨與治療步驟的方式進行治療。對健康患者來說,則實現了微創植牙的理想,在蒔美植牙全口重建中心,合併使用 X-guide 3D 導航植牙系統,讓手術切口更小、疼痛更少、復原更快,只需一個看診時段便能完成微創植牙。且由於體積較小,更能精確避開主要的神經血管,重要的解剖構造,以預防植牙後遺症的發生。

▲Straumann 的高強度材質使植體身形更短,但強度更穩定。得以為患者保留更多的植體周圍組織,適用於骨頭垂直高度不足的情況下,即便在咬合應力較大的後牙區依然適合。減少進行複雜的補骨手術(垂直骨增高術)的必要性。實證指出,使用 Straumann 高強度材質,使 54.2% 的患者減少補骨術式的處置[9]

在這項多中心隨機雙盲研究中[4],評估在小直徑 Ø 3.3 mm 的規格下,Roxolid® 高強度材質的表現,進行長達五年的追蹤,存活率高達 98.9%,骨邊緣流失量為 0.6mm(患者年齡為 72 ± 8 歲 ),表現優於四級鈦植體。而在另一份​系統性回顧研究中[9],作者大範圍審閱了2014 年以前的相關研究,將 607 位植牙患者,922 個植體納入分析,結果顯示 Roxolid 高強度、小直徑植體一年後的存活率為 98.4%,兩年後為97.7%,表現甚至優於正常規格的鈦金屬植體(> 95%)。

植牙品牌比較:Straumann與諾保科差異?

▲ Straumann 高強度、小直徑植體,五年追蹤結果。[10]

截圖 2021-12-13 上午11.14.13

▲Straumann Roxolid 高強度、小直徑植體與同規格四級鈦植體進行比較,Straumann Roxolid 五年植體存活率表現更為優秀。[10]

Straumann 高強度受力植體:
強度更高、身形更短小,實現傳統植牙五大不可能

  1. 減少手術創傷與補骨
  2. 更快癒合,更少疼痛
  3. 拓寬植牙的受益族群
  4. 縮短治療時間,減輕患者壓力
  5. 利於避開解剖構造、神經血管,避免植牙後遺症

Straumann 活性親水材質發明 為快速植牙與困難植牙提供解方

1974 年,Straumann 成為第一個發表植體「表面處理」技術的品牌,創新的 SLA技術,採噴砂加酸蝕處理,一舉將骨整合時間,縮短為原來的一半。但 SLA仍有其不足之處,表面的小顆粒形貌會與大氣污染作用,而產生初始疏水性,影響血液成分對植體表面的初步調節,不利於細胞與植體的相互作用。 因此 SLActive® 於焉誕生,透過將植體置於氮氣與氯化鈉溶液中作用,以提升植體表面的化學活性與親水性。

植牙治療再進化_紀 (12)

由於血液的供應是早期癒合的關鍵,親水性的提升,使SLActive®表面能有效吸引血液,促進血漿中蛋白與細胞的增生及吸附,進而加速癒合、新骨生成,達到良好的初始穩定度。SLActive® 技術研發,大幅縮短了骨整合的時間,在健康的植牙病例中,最快術後3~4周即可癒合,並裝上假牙受力,實現快速裝載的可能。

高強度植體材質Roxolid®六大優勢

▲越來越多現代人希望植牙手術後,能盡快裝上假牙復形,以免除美觀空窗期的困擾。 Straumann SLActive® 植體適快速裝戴,即刻負重(術後立即裝上假牙),與早期負重(術後三個月裝上假牙)的臨床表現相當亮眼,十年存活率分別為98.2% 與 97.1% 。[11]

8

▲Straumann植體在吸菸患者與糖尿病患者追蹤五年的植體存活率達100%。

8

▲Straumann SLActive®植體在放射性治療病患者追蹤五年以上的植體存活率。

打造人人都適用的植體_智庫插圖 (6)

▲Straumann SLActive®植體在骨質疏鬆症患者的表現。

不僅止於此,由於SLA®ctive具有高度的抗炎潛在能力,能調節患者的過度發炎反應[11]。當SLActive® 和 Roxolid 兩項專利合併使用,拓寬了植牙的是應症,過往糖尿病植牙、骨鬆植牙、抽菸植牙、放射治療患者植牙被視為植牙的禁忌症,如今高強度親水植體 Straumann® BLX 的推出,能有效預防植牙後遺症,提供高風險植牙族群更安全,可預測的治療選項。 

蒔美植牙全口重建中心基於對醫療團隊與產品的信心,提供 Straumann® BLX 植體終生有限責任保固,讓患者的植牙安全與植牙費用更有保障。

Straumann 封面 (14)

植牙品牌選 Straumann
頂尖品質 植牙費用有保障

Straumann 與 Nobel Biocare 各有擅場,發展至今,已成為最受牙醫師及患者信賴的兩大植牙品牌。

而 Straumann 與 Nobel Biocare 最大差別之處,在於 Straumann 超強的研發能力與科學驗證實力。長達近40年 ,Straumann 為世界最大的植牙學術組織「國際植體學術學會」(ITI)唯一指名合作對象,匯集世界最優秀的學者與醫師會員,年產超過100份高質量水平的科研報告,驗證 Stramann 植體的品質與安全性,共同為更優秀的植牙方案而努力。

Straumann 以重視科學證據而著名,舉例來說,Roxolid® 高強度植體材質在上市前,經歷大規模試驗,跨九國、40個研究中心,高達 357位患者,603個植體參與,為植牙史上,植體正式推出前,最大規模的臨床試驗。[12] 蒔美植牙全口重建中心為患者提供最好,安全與品質的植牙治療是我們不變的信念,並提供終生有限責任保固,讓植牙安全與植牙費用更有保障。

參考文獻:
[1]Emsley, John. Titanium. Nature's Building Blocks: An A-Z Guide to the Elements. Oxford, England, UK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. 2001.
[2] Grandin HM, Berner S, Dard M. A Review of Titanium Zirconium (TiZr) Alloys for Use in Endosseous Dental Implants. Materials (Basel). 2012;5(8):1348-1360. Published 2012 Aug 13. doi:10.3390/ma5081348
[3] HO WEN-FU. Machinability and Surface Modification of Novel Low-Modulus Ti Alloy for Biomedical Implants
[4]https://edeldental.hu/images/pdf/nobelactive_sales_brochure_en.pdf
[5]Susin C, Finger Stadler A, Fiorini T, Musskopf ML, de Sousa Rabelo M, Ramos UD, Fiorini T. Safety and efficacy of a novel, gradually anodized dental implant surface – a study in Yucatan mini pigs. Clin Implant Dent Relat Res. 2019;21:e44–e54.
[6]https://www.tyda.com.tw/download/journal-0621/06-21-4-06.pdf
[7]Eckert SE, Meraw SJ, Cal E, Ow RK . Analysis of incidence and associated factors with fractured implants: a retrospective study. Int J Oral Maxillofac Implants 2000; 15: 662–667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