賴泓璋醫師-Dr-Hung-Chang-Lai-500x500

賴泓璋 醫師

汐止蒔美院長/三重蒔美主治醫師/板橋蒔美主治醫師

近年來,植牙糾紛頻傳,廉價植牙廣告隨處可見。不肖商人看準植牙商機,利用民眾對相關資訊的欠缺,拉攏經驗不足的年輕牙醫師共同開業,以低價手法削價競爭,在沒有資深醫師從旁監督的情況下執行手術,無疑是把患者安全置於險境。或者,老醫師已無企圖心與心力學習植牙這項新技術,於是以最陽春的手法與設備為患者植牙,東略過一點、西跳過一些,看了不禁令人捏把冷汗。這種醫師技術不成熟就上場植牙的歪風,實在令我們相當擔憂,尤其劣質的廉價植體埋在口內,如同不定時炸彈,問題頻傳。這篇文章,我們將來談談影響植牙手術成敗的關鍵核心─代替自然牙根的「植體」。

究竟廉價植體存在哪些陷阱?與品質優秀,安全無虞的高階植體(如:世界第一品牌Straumann®)有哪些差異?廉價植牙真的可行嗎?是你賺還是診所賺?延伸閱讀:如何選擇植牙醫師)

[廉價植體 VS 高階植體Straumann®]

植牙用的是高強度植體材質,還是五金行螺絲?

植牙牙根置入齒槽骨後,是否能達成良好的骨整合?長期穩定性如何?日積月累使用,是否會加速骨邊緣流失量?各種面向都受到植體品質的影響。

傳統上,植牙植體的材質分為三大類:包括劣質合金材質、二級純鈦、與四級純鈦。過往最好的材質為四級純鈦,然而,隨著植牙科技的突飛猛進,如今,頂尖植體原廠Straumann®,也領先全球各品牌,有了突破性進展,劃時代的高強度受力材質—Roxolid®終於問世。

這項嶄新的科技,由85%的鈦與15%的鋯組成,在絕佳比例下,達到更好的生物相容性與機械強度。文獻指出,早期強度最高的四級鈦,可達到500-600 mpa的機械強度,但Roxolid®植體,可將強度提升至近1000mpa水平。此外,Roxolid®植體擁有極強的骨引導特性,利於成骨細胞的攀附,與 SLActive®專利表面處理技術合併使用,能使植體擁有更好的初級穩定度,讓早期負載成為可能(最快手術後3~4周就能裝上假牙),並能運用於糖尿病、吸菸患者等困難植牙療程上。

Straumann 封面 (11)

▲世界領先植體 Straumann®旗下最尖端的BLX系列 ,採高強度受力材質Roxolid®,比起美國材料試驗協會認可的四級純鈦,強度高出80%,比起冷加工處理的四級鈦,高出20%,為目前市面上強度最高的植體材質[1]

一般來說,普通的植牙診所,可能是使用二級鈦,好一點的會用四級鈦,極少數看重品質、願意耗費高成本的如蒔美植牙中心才會採用是市面最高強度的Roxolid®材質。而廉價植牙方案,因為必須削減各方面的成本,很能是使用低價的劣質合金,這種合金僅包含低比例的鈦,並參雜其他生物相容性較低的劣質金屬元素,陽春的螺紋身形,加上無任何表面處理技術。骨整合的效果絕對不會太好,很可能一下子就出現敏感發炎問題,加速骨邊緣流失,加上醫師對咬合知識與力學原理的了解不夠成熟,臨床上,我經常遇見患者在他院進行廉價植牙,不到數月就化膿發炎,甚至宣告植牙治療失敗的案例。

Straumann 封面 (12)

▲以植體成份進行分析,廉價植牙方案,恐採用的是品質最差的劣質合金植體,不僅沒有辦法享受到高階植體所帶來的穩定性與效率,更可能對健康造成不可逆的危害。

[廉價植體 VS 高階植體Straumann®]

植體是否有長期文獻背書?還是你是植牙廠商的實驗品?

值得信賴的廠牌,一定會有相關的研究報告。以蒔美植牙中心精選的瑞士頂尖植體為例,來自瑞士第一大廠Straumann®集團,對於研發技術的投入亦不遺餘力,臨床研究的落實更是業界數一數二。打個比方,高強度受力材質Roxolid®正式上市以前,便已進行大規模的臨床試驗,廣及9國,40個研究機構,囊括357位患者,603個植體,可說是植牙史上,在植體正式上市前最大規模的臨床試驗。[9]此外,Straumann®集團更是世界知名的植牙學術組織 ITI 唯一指名合作對象,ITI年產超過百份研究文獻,30年來與Straumann®密切合作交流,作為學術夥伴,共同拓展更佳的植牙方案。Straumann®對臨床學術研究與創新研發的投入,幾乎無它牌能望其項背。

反觀廉價植體,沒有實力投入大量資金與人才進行長期追蹤研究計畫,缺乏核心專利技術,宣稱的成效多數未經過科學研究驗證,是否能長期穩定使用?是否容易導致植牙併發症?植牙失敗率有多高?完全都是未知數。換言之,別人用的是有臨床實驗背書的植體,你選用廉價植牙方案,好像賺到了,其實是成為廠商實驗的白老鼠。

2

▲高階植體Straumann®在各個面向都嚴謹的研究數據支持,報告指出,蒔美植牙中心採用的Straumann®植體,植體周圍炎的發生率極低,不到另兩家大廠的三分之一。植體周圍炎是植牙治療失敗的最大元兇之一。你的廉價植牙方案是否有相關文獻可以驗證植體的穩定呢?根據我臨床觀察,在他院採用廉價植體的患者,幾乎都有植體周圍炎,很難幸免。[11]

高強度植體材質Roxolid®六大優勢

▲Straumann® BLX是最適合即刻負重與早期負重的植體,亦有相關文獻可以證明。採用兩大突破性專利,可增強初級穩定性,達到良好的成活率。[10](延伸閱讀:尋求更快速的植牙方案?四周裝上假牙?)

 

[廉價植體 VS 高階植體Straumann®]

廉價植牙療程宣稱不用補骨!可能是迷你植體

廉價植體業者宣稱,使用他們的植體,可以不用補骨,但實際上,可能是採用迷你植體來濫竽充數。這些非常規的植體,直徑只有1.8mm,身形非常細瘦,遠低於標準值,與骨組織的接觸面積極小,即便不必補骨就能置入,也無法達到良好的骨整合,加上機械強度極弱,又沒有促進骨整合的表面處理技術,並不適合長期使用。

其實,這些迷你植體也是合法醫材,但實際臨床運用上,迷你植體僅屬於替代性的臨時用途或用於矯正上的迷你骨釘,不該使用於正式的植牙手術上,然而卻被不肖診所拿來混淆視聽。

迷你植體耐受力差,用在正式植牙療程上很容易會發生化膿發炎的情況,且由於支撐力不足,不肖診所往往必須在齒槽骨內植入正規植體的兩倍數目,密密麻麻,極易導致植體周圍炎。如不幸發生植體斷裂(機率極高),細碎的植體斷片留在骨頭中,清除十分困難,後遺症不堪想像。

事實上,如果你希望減少手術的侵入性,降低補骨的複雜度,以現在的植體科技,是有機率可以達成的。當廉價植體診所,還在以話術誆騙患者可以不用補骨的同時,在頂尖植體領域,已有了嶄新的技術突破。

近年來,各大廠無不投入大量資源進行提升骨整合的研發,在各項尖端技術中,Straumann® BLX始終能脫穎而出,以高強度植體材質Roxolid®搭配親水性的SLActive®表面處理科技,可以大幅促進骨頭增生,讓植牙治療在安全穩定的前提下,使用直徑更小與長度更短的植體,並減少手術創傷與補骨處置的複雜度。根據文獻,合併使用兩項專利,52%的患者可減少補骨複雜度。在滿足患者期待下,同時達到最重要的安全與穩定。

截圖 2021-11-09 下午1.40.27

▲無論是和傳統的SLA技術比較或和他廠的Nanotite 或TiUnite表面處理技術相比,蒔美植牙中心所使用的Straumann® SLActive®表面處理科技更能大幅提升骨組織與植體的接觸面積,有效促進骨頭生長,減少補骨。[6][7][8]

▲不只表面處理,Straumann®BLX植體螺紋身形設計亦有巧思,極深的螺紋設計,與獨家溝槽設計,讓植牙醫師手術切削時保留最多的骨頭,減少創傷與補骨的複雜度。

[廉價植體 VS 高階植體Straumann®]

廉價植牙是否有保固條款?是否有原廠中文標籤?

理想上,植牙是要使用一輩子的。但若選擇了劣質的廉價植體,頻頻出問題,每次維修費用都不便宜,又沒有保固,廉價植牙表面看來很便宜,但最後加總成本,可能最便宜的變成最貴,遑論還犧牲了最寶貴,難以計數的時間成本與健康損傷。此外,也必須留意診所採用的植體會不會是壓根不合法,來源不明的水貨,基本上沒有原廠中文標籤,即代表未取得衛生福利部核准的藥物許可證,不可在台販售。患者務必認明植體包裝上的「醫療器材許可證字號」,可要求牙科院所出示相關證書,也可事先進入食藥署網站查詢。

蒔美使用的絕對為原廠植體,並可提交相關包裝出廠資訊,亦提供業界最長的有限條件終身保固,這項堅持這不只是對患者的承諾,同時代表著我們對植體品質與醫療團隊實力的絕對信心,植牙選「 蒔美 X Straumann®」 安全有保障。

Straumann 封面 (14)

▲品質有信心,才敢保證。Straumann® 植體一直被視為現代植牙與膺復醫學的品質標竿,蒔美植牙中心為患者選擇最好,並提供責任有限終身保固。

[廉價植體 VS 高階植體Straumann®]

吸菸、骨嚴重萎縮、糖尿病、放射線治療病患, 高階植體Straumann®為植牙品質更要把關!

如果你是高血壓患者、糖尿病患、放射線治療患者、骨頭嚴重萎縮、吸菸患者,這些都是植牙的高危險群,更該從醫師技術到植體品質好好把關,務必將療程的品質提升到最高等級。

坦白說,健康受損的患者在植牙治療上一直存在著一些挑戰,但作為資深植牙專科醫師,長期面對較困難與複雜的案例,我們在這方面有豐富的經驗,一直以來,團隊努力建立整合周詳浩瀚的知識網路,並建立有效的解決策略與推論。如此一來,在面對那些最困難,在其他院求助無門的案例時,我們也能做最出好的臨床判斷,並使不同條件的患者,都在適切的處置下,同樣達到良好的植牙成功率。

針對這些健康受損的患者,我們強烈建議使用強度最高,骨整合效果最好的植體,Straumann® BLX已針對相關病患,進行成功率的研究,可點這篇文章進行了解。(延伸閱讀:糖尿病、骨鬆、抽菸、放射治療患者最佳的植牙方案)

 

參考文獻:
[1]Altuna P et al. : Clinical evidence on titanium-zirconium dental implants: a systematic review and
meta-analysis. Int. J Oral Maxillofac Surg. 2016 Jul;45(7):842-50.
[2]https://www.mohw.gov.tw/cp-2652-22352-1.html
[3] Mark-Steven Howe, William Keys, Derek Richards, Long-term (10-year) dental implant survival: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sensitivity meta-analysis, Journal of Dentistry, Volume 84, 2019, Pages 9-21, ISSN 0300-5712,
https://doi.org/10.1016/j.jdent.2019.03.008.
[4] Charyeva O, Altynbekov K, Zhartybaev R, Sabdanaliev A. Long-term dental implant success and survival-a clinical study after an observation period up to 6 years. Swed Dent J 2012;36(1):1-6.
[5]Bowen Antolín A, Pascua García MT, Nasimi A. Infections in implantology: from prophylaxis to treatment. Med Oral Patol Oral Cir Bucal 2007 Aug;12(4):E323-E330.
[6]Gottlow J., Barkarmo S., Sennerby L. An experimental comparison of two different clinically used implant designs and surfaces Clin Implant Dent Relat Res. 2012 May;14 Suppl 1:e204–12.
[7]Schwarz F, Ferrari D, Herten M, Mihatovic I, Wieland M, Sager M, Becker J.: Effects of surface hydrophilicity and microtopography on early stages of soft and hard
tissue integration at non-submerged titanium implants: an immunohistochemical study in dogs. J Periodontol. 2007 Nov;78(11):2171-84.
[8]Schwarz F, Sager M, Kadelka I, Ferrari D, Becker
Influence of titanium implant surface characteristics on bone regeneration in dehiscence-type defects: an experimental study in dogs J. J Clin Periodontol 2010;37(5):466-473.
[9]https://www.straumann.com/content/dam/media-center/straumann/en/documents/scientific-documentation/clinical-review/490.132-en_low.pdf
[10]http://slactive.straumann.com/assets/media/files/zh/490.252%20CN.pdf
[11]Derks J, Schaller D, Håkansson J, Wennström JL, Tomasi C, Berglundh T. Effectiveness of Implant Therapy Analyzed in a Swedish Population: Prevalence of Peri-implantitis.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. 2016;95(1):43-49. doi:10.1177/00220345156088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