紀皓雲醫師-Dr-Hao-Yun-Chi-500x500

紀皓雲 醫師

北大蒔美副院長/板橋蒔美副院長/三重蒔美主治醫師/汐止蒔美主治醫師

時常看到討論新冠疫苗各種品牌的資訊,對於要置入口內一輩子的植牙相關資訊,您有所了解嗎?植體的品質極為重要,唯有絕佳的植體再搭配醫師精練的專業,植牙效果才能相得益彰!蒔美牙醫集團明白患者心聲,嚴選來自瑞士的Straumann®BLX,為您節省奔波收集資訊的寶貴時間,安心植牙三大特色:採用目前市面上最頂級的Roxolid®新科技材質、專利SLActive®活性親水表面處理、倒錐形螺紋及溝槽設計,讓患者保留更多骨頭,以下帶您深入了解Straumann®BLX。

執業這麼多年,看過形形色色的植牙病患,除了我自己親自治療的患者,也有不少在其他診所植牙後發生問題,輾轉找到我,來請我力挽狂瀾的。此時,我總會多問一句:「是使用什麼牌子的植體?」這麼問不只是因為治療上的需要,也是希望透過第一手資料的蒐集,更進一步了解,在實際案例中,哪些植體的品質是真正值得信賴的。在十多年的臨床觀察中,不斷發現,結果與文獻呈現的並無明顯差異。大廠牌的植體,在長期研究背書下,的確安全穩定許多,而發生問題的,通常是那些排序較越後面的牌子。

醫療涉及人體的安全,容錯率極低。大家都知道打新冠疫苗有品牌差異性,但對於要置入口內一輩子的植牙卻經常輕忽大意。坦白言之,植牙醫師手術技術再好,也不是魔術師,並非任何產品都可以化腐朽為神奇; 相反的,植體的品質極為重要,唯有絕佳的植體再搭配醫師精練的專業,才能相得益彰,成就與文獻一樣好表現的成功率。

這也是為什麼,我與夥伴們成立蒔美植牙中心以來,致力於為患者選擇最好的植體,並持續關心科技的最新發展,不錯過任何更好的可能。

事實上,植牙科技的發展,正以一日千里的速度前進,進程超乎你的想像。這篇專欄將談談植牙領域的最新科技進展,透過目前市面上最強的植體Straumann® BLX 進行說明,介紹植體在材質、表面處理與螺紋身形設計的重大突破。如何使那些從前不可能的事,在科技的強力助攻下一一實現。

超強技術發明 Straumann® BLX 植體十大優勢

▲蒔美植牙中心採用最高規格植體——Straumann® BLX, 以史上最堅固材質Roxolid®打造,搭配SLActive®表面處理新科技,改寫植牙歷史,創造更多可能。
▲世界頂尖Straumann® BLX植體來自瑞士,ITI國際植牙學會唯一指名合作夥伴,其獨特身形、螺紋設計與植體溝槽,讓手術切削過程保留更多骨頭,創傷更小,創造極致美觀與功能。

高強度受力材質發明 打造最堅固的植牙

植牙治療再進化_紀 (6)
傳統上,植體的材質可分為兩大類,一種是混雜較差元素的合金材質,由鈦和其他生物相容性較低、不太適合作為植體材料的金屬元素組成。另一種為商用純鈦材質,約99%的純鈦與不到1%的其他微量元素。由於後者的生物相容性極佳,過往,醫界一致認為商用純鈦為較好的植體材質。 其實,商用純鈦並非只有一種。美國材料試驗協會將其分為四級,其中第四級的強度最佳,傳統上,頂尖植體大廠幾乎都選用四級純鈦,而許多小廠則礙於成本與技術考量,則選擇強度較弱的2級鈦。
植牙治療再進化_紀 (8)
如今,Straumann®集團為植體材質寫下新的篇章,旗下劃時代的Roxolid®材質發明,品質超越四級純鈦,讓更好的生物相容性與更高的強度成為可能!

史上最強硬植牙植體發明

植牙治療再進化_紀 (10)

▲Roxolid®材質將Straumann®植體的強度提升至近1000mpa,為目前市面最強植體。

Roxolid®植體由85%的鈦與15%的鋯組成,結合鋯的高強度與鈦的生物相容性,在絕佳的比例上,創造出各方面都卓越的植體表現。過往硬度最佳的四級純鈦植體,強度約可達500-600 mpa,然而Roxolid®材質突破極限,將強度拉高到近1000mpa,且生物相容性也同樣擁有非凡的表現。根據文獻,在迷你豬體內進行動物實驗,四週後骨結合率表現超出純鈦金屬,旋出扭舉可達近250 Ncm,比起純鈦僅約200Ncm,高出許多。

Roxolid®理想的種植體材料——生物相容性

植牙治療再進化_紀 (11)

在迷你豬體內所進行的動物實驗顯示,四週後鈦鋯合金種植體,具有更高的骨結合率與旋出紐矩。

▲Straumann® Roxolid®植體生物相容性表現極為優越[2]

臨床應用上的突破——減少補骨,降低植牙術後不適

Roxolid®的超高強度,使長度更短、直徑更小的植體在臨床應用上有更多可能,讓過往許多不適合植牙的患者,也能透過彈性的植體規格選擇,享受植牙治療帶來的好處。文獻指出,使用Roxolid®可減少手術的侵入性,保留更多的骨頭,減少補骨的複雜度,讓傷口恢復更快,術後更少不適。[8]

文獻指出, ​採Roxolid®高強度受力材質 54.2% 的案例,減少補骨處置 [8]

表面處理新科技,大幅縮短植牙術後癒合時間

最早的植體完全沒有任何表面處理,植體表面非常光滑平順,不利於骨細胞的攀附。在這個時期,骨整合所需的時間極長,一般來說,至少都要六個月以上,如果是比較疏鬆的第四類骨頭,甚至需要長達6~12個月的骨結合時間。 慢慢的,專家開始發現,透過改變植體表面性質,例如:粗糙化植體表面,有利於骨結合的效率。Straumann® 第一代表面處理技術因此問世,透過TPS鈦電漿噴覆(titanium plasma sprayed)加速骨整合的時間,僅需3~6個月。 1997年,Straumann®再度有技術性突破,研發出劃時代的SLA表面處理技術,可進一步改變植體表面形貌,一舉讓骨整合時間縮減至6~12周。該技術成為後世植體設計的經典,各品牌模仿的基礎。 時至今日,Straumann® 集團強大的研發實力仍站穩市場先驅地位,他牌幾乎無法望其項背。2005年,Straumann®再度突破自我,掀起植牙革新,擁有驚人骨整合效果的「水植體」誕生,成為全球第一款具備化學活性與親水性的SLActive®植體。 SLActive®植體能隔絕大氣中的有害物質,表面沒有氧化層,植體一置入,骨細胞就開始迅速攀爬,大幅縮短傷口癒合時間。植牙術後最快四周裝上假牙受力,更少侵入性、更好的骨整合成效不再遙不可及。

植牙治療再進化_紀 (12)

為植牙治療創造極限:抗發炎、早癒合、少補骨,新技術突破六大不可能

不只要快,還要更好。Straumann® 植體採 SLActive® 技術,讓過往植牙手術難以突破的面向,都有了嶄新的發展。也使不同期待、不同條件的治療,迎向更多可能:

1.植牙術後最快四周裝上假牙

植牙後可以快速裝載是所有患者的期待,尤其是進行前牙美觀區植牙的患者,更難以忍受這段時間內牙齒門面美觀及咀嚼上的困擾。過往,植牙手術後,患者得等待2~6 個月的時間,才能進行假牙贋復,現在,健康的患者,透過蒔美精選植體只需四周就可裝上假牙,且無論是任何骨質條件的患者,都縮短了等待期,減少植牙術後為工作與生活所帶來的不便。
植牙治療再進化_紀
▲骨頭條件會影響骨整合速度。學者 Lekholm 和 Zarb 依據皮骨質與海綿骨的比例,將牙嵴骨密度分為四類:1~3類臨床表現良好,最需留意的是骨密度最低的第四類,所需骨整合時間最長。[3]然而使用Straumann®植體的最新SLActive®科技,能有效縮短各類骨質所需的癒合時間。

2.降低植牙早期失敗風險 

植體置入齒槽骨後,嗜骨細胞會開始作用,將舊骨頭吸收,使整體穩定度下降,但隨著成骨細胞的加強運作,新骨頭又會生成,使穩定度開始上升。根據研究,傳統約需四週才會達到穩定,但SLActive®的植體,只需兩週便進入穩定狀態。[4][5]由於植牙失敗大多發生在術後2~4周植體穩定性較低的時期[1],採用SLActive®處理技術,可使早期癒合階段的不穩定期縮短,儘快產生繼發穩定性,加速走出低谷,進入穩定狀態,達到降低植牙早期失敗的目標。  
植牙治療再進化_紀 (1)
▲SLActive®的植體可增加初期穩定度,快速走出穩定性低谷,減少植牙早期失敗發生。[4][5]  

3.超強抗炎能力,創造植體長期成功環境

在競爭激烈的植牙市場,各大廠無不投入大量資金與人才,來對抗植體周圍炎。然而,在激烈的技術競爭下,Straumann® 植體卻始終能脫穎而出,獨佔鰲頭。研究指出,SLActive®技術結合Roxolid®材質,可以影響巨噬細胞產生強大的抗炎微環境,並減少致炎因數的釋放,創造有利於植體長期穩定使用的環境。文獻指出,Straumann®植體可大幅降低植體周圍炎發生率,不到其他大廠的三分之一。[10]  
2

4.強化骨組織再生,減少補骨

以15隻比格犬進行植入實驗,報告發現,傳統疏水性植體骨頭植體接觸率(BIC)僅5%,但使用SLActive®親水性技術,可大幅提升接觸率至80%,促進骨頭生長,提升骨整合成效。[13]
植牙治療再進化_紀

5.即刻種植最適合

從拔牙的那一刻起,齒槽骨便會即刻開始不斷吸收,尤以前三個月骨頭萎縮最為顯著,大約會吸收三分之一的寬度。在合適的條件下,我們都會希望儘早進行重建。然而,不恰當的負重有可能增加植體早期失敗的風險。研究顯示,使用SLActive®親水性技術植體,能使早期負重與即刻負重擁有更好的可預測性,五年後成功率與存活率,皆高達96.8%。[6]
植牙治療再進化_紀 (3)

6.為健康受損者開創植牙方案

Straumann®致力於打造人人都適用的植體,不僅是健康狀況良好的病人受惠,更拓寬植牙治療的受益人群。無論你是糖尿病患、骨鬆患者、化療患者、長期吸菸的癮君子或齒槽骨嚴重破壞者,Straumann®植體的獨家技術,皆能有效最大化病人的自癒能力,強化骨整合成效。研究顯示,Straumann®植體的獨家技術,能讓糖尿病、骨鬆、抽菸患者植牙術後恢復狀況“極度”近似於健康患者,而放射性治療患者,5年後植體存活率也仍有100%。
在上個篇章,我們就這部分提出細部說明,請人工植牙專家陳曈緯醫師與大家分享各項研究報告。《打造人人都適用的植體,為糖尿病、骨鬆、抽菸、放射治療患者提供最佳的植牙方案》[14-18]
參考文獻: [1]Raghavendra, S., Wood, M.C., & Taylor, T. (2005). Early wound healing around endosseous implants: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.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ral & maxillofacial implants, 20(3), 425-31 . [2] Gottlow Jet al. ’clin. Implant Dent Relat. Res. 2010 [3] Choi, Yeon-Jo & Jun, Sang Ho & Song, Young-Dae & Chang, Myoung-Woo & Kwon, Jong. (2011). CT Scanning and Dental Implant. 10.5772/19250. [4]Raghavendra S, Wood MC, Taylor TD. Int, Oral Maxillofac. Implants 2005 May-Jun;20(3):425-31.9 [5]Oates TW, Valderrama P, Bischof M, Nedir R, Jones A, Simpson. Toutenburg H, Cochran DL. Enhanced implant stability with a chemically modifiedSLA® surface: a randomized plot study. Int Oral Maxillofac.Implants. 2007;22(5):755-760. [6]Nicolau P, Reis R, Guerra F, Rocha S, Tondela J, Brägger U. Immediate and early loading of Straumann® SLActive Implants: A Five Year Follow-up. Presented at the 19th Annual Scientific Meeting of 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of Osseointegration – 6-9 October 2010,Glasgow [7]Derks J, Schaller D, Håkansson J, Wennström JL, Tomasi C, Berglundh T. Effectiveness of Implant Therapy Analyzed in a Swedish Population: Prevalence of Peri-implantitis.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. 2016;95(1):43-49. doi:10.1177/0022034515608832 [8]https://www.straumann.com/content/dam/media-center/straumann/en/documents/brochure/general-information/452.001-en_low.pdf [9]Sowers Kegan, Hotchkiss Kelly, Olivares-navarrete Rene, Clinical Implants Differentially Modulate Inflammatory Response and Osteogenic Differentiation,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DENTAL RESEARCH, USA (https://iadr.abstractarchives.com/abstract/17iags-2639960/clinical-implants-differentially-modulate-inflammatory-response-and-osteogenic-differentiation) [10]Derks J, Schaller D, Håkansson J, Wennström JL, Tomasi C, Berglundh T. Effectiveness of Implant Therapy Analyzed in a Swedish Population: Prevalence of Peri-implantitis.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. 2016;95(1):43-49. doi:10.1177/0022034515608832 [11]Schlegel KA, Prechtl C, Möst T, Seidl C, Lutz R, von Wilmowsky C. Osseointegration of SLActive implants in diabetic pigs. Clin Oral Implants Res. 2013;24(2):128-134. doi:10.1111/j.1600-0501.2011.02380.x [12]Mardas N, Schwarz F, Petrie A, Hakimi AR, Donos N. The effect of SLActive® surface in guided bone formation in osteoporotic-like conditions Clin Oral Implants Res. 2011 Apr;22(4):406-15. [13]Schwarz F, Ferrari D, Herten M, Mihatovic I, Wieland M, Sager M, Becker J.: Effects of surface hydrophilicity and microtopography on early stages of soft and hard tissue integration at non-submerged titanium implants: an immunohistochemical study in dogs. J Periodontol. 2007 Nov;78(11):2171-84. [14]http://slactive.straumann.com/en-fi/ [15]Mardas N, Schwarz F, Petrie A, Hakimi AR, Donos N. The effect of SLActive® surface in guided bone formation in osteoporotic-like conditions Clin Oral Implants Res. 2011 Apr;22(4):406-15. [16] Chrcanovic BR, Albrektsson T, Wennerberg A Smoking and dental implants: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-analysis. J Dent. 2015 May;43(5):487-98 [17]ChenY, Man Y Clinical evaluation of SLActive Titaniumzirconium narrow diameter implants for anterior and posterior crowns in smokers and nonsmokers group. Presented at the ITI World Symposium, Basel, May4-6, 2017 Abstract booklet: Clinical Research 045, p18. [18]http://slactive.straumann.com/nano-en/?l=en&r=uk